奇袭“提尔比茨”号:二战英军“水源”行动始末

讲武堂2018-10-10 15:34:47

1941月5月,德国超级战列舰“俾斯麦”号首次出击,在丹麦海峡之战中一举击沉皇家海军的骄傲---“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并重创“威尔士亲王”战列舰。如果不是一枚幸运的鱼雷使其失去了机动能力,“俾斯麦”号很有可能就会逃脱英军战舰的重重拦截而平安返回法国西海岸的港口。因此,“俾斯麦”号的经历很让英国人心有余悸。不久之后,“俾斯麦”号的姐妹舰---“提尔比茨”号,便宣告服役了,这无疑给皇家海军的心灵蒙上了新的巨大阴影。


1942年3月,英军实施了“战车”行动,成功摧毁了位于法国圣纳泽尔的重型船坞,从而极大限制了“提尔比茨”号在大西洋上的自由行动。它只好于同年重新在挪威北部的峡湾下锚,结果对美苏援助苏联的北极航线构成了致命威胁。在发动数次规模宏大但收效甚微的高强度轰炸后,英国人终于想出使用X型袖珍潜艇来偷袭这艘“北方的孤独女王”(“提尔比茨”号的绰号),以期除掉魂牵梦绕的心腹大患。


“俾斯麦”级战列舰的第二艘——“提尔比茨”号,绰号为“北方的孤独女王”。


X型袖珍潜艇必须由常规潜艇携带,但却能以4节的水面航速航行2400千米。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实施“水源”行动的舰队于9月11日从凯鲍恩湾的基地出发了。


偷袭“提尔比茨”号的英国X型袖珍潜艇,虽然吨位很小,却拥有巨大的杀伤力。


上述6艘搭载X型艇的母艇名称分别为:“打谷机”号、“好战”号、“流沙”号、“海妖”号、“顽强”号和“权杖”号。“萨提尔”号和“海狗”号则呆在斯卡帕湾内待命。


上为英军袖珍潜艇所穿越路线的详细地图,“提尔比茨”号就停泊在最内侧的卡峡湾里。


9月11日下午4时整,“好战”号潜艇牵引着X-6号微型潜艇,“流沙”号牵引X-9号离开了凯姆巴恩湾。接着,以每两个小时的间隔,“打谷机”号拖拽着X-5号,“海妖”号拖拽X-8号,“顽强”号拖拽X-7号相继出发。“权杖”号则于9月12日下午1时整牵引着X-10号以最短的线路出航。


图为牵引X-7号袖珍潜艇的英国皇家海军“顽强”号常规潜艇。


拖带X-8号的“海妖”号潜艇。


X-9号的母艇“流沙”号。


拖拽X-10号的“权杖”号常规潜艇。


由于遇到了技术故障,又在抛弃携带的巨型炸药时被意外爆炸所重创,因此艇员无奈地凿沉了X-8号艇(指挥官为麦克法兰海军上尉),然后登上前来接应的“海妖”号。在阿尔滕峡湾以西96千米处的巡逻位置,因为风高浪急,“流沙”号的牵引绳突然断裂,致使X-9号小艇(由马丁海军上尉指挥)一头扎入水中,之后迅速沉没,附近的舰只根本来不及救援。


9月20日下午6时30分至晚上8时整,X-5、X-6、X-7和X-10号艇从母艇脱离,开始凭自身动力在水面航行,穿过雷场,并朝索罗伊岛驶去。


单独行驶后,X-6和X-7艇每隔一段时间就按要求和总部进行无线电联络,而X-5号艇(亨提·克里尔海军上尉指挥)则音信全无。X-5号袖珍潜艇的命运就此成了一个谜,它既没有完成攻击任务,也再没有回到家,就这样毫无线索地永远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上。


此时,只剩下了3艘微型潜艇:卡梅隆海军上尉驾驶着X-6号艇,X-7号艇处于普雷斯海军上尉的掌控下,哈德斯佩斯海军上尉则坐镇X-10号艇。


“水源”行动中的5名艇长,从左至右分别为:马丁、哈德斯佩斯、麦克法兰、普雷斯和卡梅隆。他们的军衔均为海军上尉。


在卡峡湾内,“提尔比茨”号战列舰被防鱼雷网保护得严严实实。在同一峡湾下锚的还有“诺伊马克”号修理船、一艘油轮、一艘挪威船只、三艘驱逐舰(Z30、Z31和“埃里克·斯坦布林克”号)和一艘非常老的岸防舰“托登斯科尔德”号。


停泊在卡峡湾内的“提尔比茨”号战列舰,四周设有严密的防鱼雷网。


X-6号艇计划于9月22日6时30分攻击“提尔比茨”号,它开始进入卡峡湾的旅程。刚过7时,该艇便被防鱼雷网所阻挡。7时7分,X-6号艇在西海岸搁浅,并且浮出了水面。但幸运的是,它被粗心的德国人误认为是一只海豚而没有引起重视!大约在7时12分,由于搁浅产生的强大冲击力,导致X-6的潜望镜进水,陀螺罗经停止工作。卡梅隆盲目地摸索着他所认为正确的方向,其在水面状态下靠近“提尔比茨”号的左舷舰艏,结果他的方位暴露了,结果遭到了敌方轻武器和手榴弹的猛烈攻击。X-6距离战列舰的火炮太近,很明显逃跑已变得不可能了,因此卡梅隆和他麾下的艇员销毁了重要的机密文件,其操纵潜艇沿着目标的舷侧倒车,将两侧携带的巨型炸弹施放在敌舰B号主炮塔的两边。然后,艇员们凿沉了小艇,并向一艘德国纠察船举手投降。卡梅隆和他的手下被带到了“提尔比茨”号上。


正在X型袖珍潜艇中操作的乘员,可见其内部空间十分局促。


几乎在X-6号将炸弹放置在“提尔比茨”号B号主炮塔下方的同一时刻,X-7号艇正在更靠目标舰艉一点的位置做着同样的工作。


艇长普雷斯和X-7号艇于0时45分离开布拉特后姆岛,比X-6出发更早一个小时,隐蔽地航行着,并于3时50分平安无事地穿过卡峡湾入口处的海底。之后X-7在峡湾的中部被保护泊位的矩形网所紧密缠绕。在这里X-7号艇陷入网中长达一小时,之后它靠开足马力而挣脱了网的束缚,但代价是陀螺仪出现故障,且纵倾平衡系统泵损坏。6时整,X-7号艇的行动变得自由,普雷斯海军上尉决定潜得更深,以从底部穿过环绕目标的防鱼雷网。


英军X-6和X-7号微型潜艇进入卡峡湾攻击“提尔比茨”号的示意图。


普雷斯希望防鱼雷网的长度延伸为18米,但没料到另一张覆盖海床底部的防鱼雷网再次缠绕了X-7号艇。它不受注意地浮出水面并再度下潜,在29米的深度时又被网所羁绊。在经过激烈挣扎后,该艇终于摆脱了令人讨厌的防鱼雷网。陀螺仪目前完全无法使用,普雷斯指挥潜艇缓慢地浮出水面,以便观察到他目前所处的方位。之后,X-7成功地穿越了防鱼雷网,这时“提尔比茨”号便近在咫尺了(在小艇前方27米处)。普雷斯命令X-7上浮至距离水面12米处,之后接触敌舰,与“提尔比茨”号的B号主炮塔平行,并在其龙骨下安放了第一颗巨型炸弹。它然后下潜到18米深处,调转方向往目标的舰艉行驶了55米,在“提尔比茨”号的X号主炮塔处又安放了另一枚巨型炸弹。当第一枚手榴弹扔向X-6号艇时,被偷袭“提尔比茨”号的X-7号艇所发觉,因此X-7卸下炸弹的时间大约定格在7时23分,在X-6攻击敌舰数分钟之后。


在1942年9月22日,英国海军使用X型袖珍潜艇来偷袭这艘“提尔比茨”号战列舰的“水源”行动中,施放了两舷炸弹的X-7号艇下潜到30米深,并且改变航向,试图从刚才进入的缺口中逃出去。然而罗盘仍然无法工作,其没有一个逃跑的明确计划,而这时它又被防鱼雷网给缠住了。在7时40分时,X-7浮出水面,马上暴露在敌方轻武器的猛烈射击之下。但此刻它又挣脱了网而下潜到37米深的海底。但不久,X-7型艇又在“提尔比茨”号右舷前部陷入了防鱼雷网中,直到8时12分,一声剧烈的爆炸使得它脱困(将网给炸破了)。普雷斯再次坐底以检查损伤,尽管耐压艇壳保持完好,但内部机械受到严重损毁以至于明显不可能修复,只好打道回府。普雷斯因此操纵X-7露出海面,并在敌方密集的火力射击中爬上艇壳,挥舞着自己的毛衣请求投降。之后,X-7的压载舱泄露,于8时35分沉没。


X-6和X-7号袖珍潜艇在目标的舷侧和船底放置巨型炸药的过程图。


在普雷斯成为俘虏将近3个小时后,艾特肯海军中尉驾驶它的潜艇成功逃之夭夭。但是他的两名同伴,即惠特曼海军中尉和怀特利阵亡了,二者的死因是他们在从舱盖中逃出之前就在缺氧环境中窒息了。所有3艘X型艇被迫在逃跑过程中吸入久违的新鲜空气,然而汹涌而入的海水与艇内的铅酸蓄电池发生剧烈反应,从而产生了有毒的氯气。


在登上“提尔比茨”号战列舰的那一天,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22日7时07分,“提尔比茨”号的水声监听器启动,瞬间其屏幕中闪过一个目标,但被错误地认为是海豚而没受注意:其实这是X-6号艇搁浅在了防鱼雷网的内侧。仅仅5分钟过后,X-6号艇被正确识别,此时这艘不起眼的水下致命杀手在离目标左舷正横方向68米处浮出海面。与此同时,战列舰上的警铃响彻天空。


X-6号艇的全家福,不幸的是,他们都有去无回,不是阵亡就是被俘。


警铃的滥用导致舰上发生了一阵混乱。警铃没有发出“潜艇危胁”的正确警报,而是指示“关闭水密门”,以至于针对“提尔比茨”号的真正威胁不为舰上的大多数船员所知。战列舰搭载的防空炮开始有人操纵,但是X-6对于巨舰而言距离过近,并且伴随“提尔比茨”号的附属船只被下令开火。X型艇被目睹着下潜,几分钟后重新出水。这时一艘德军的汽艇驶到了袖珍潜艇旁边,上面的船员登上潜艇并试图用拖绳牵引它。7时36分,水密门被完全关闭,英军战俘被带到舰上,结果德军相信英国人成功地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一道锅炉点火的命令被下达给了“提尔比茨”号。


7时40分,第二艘袖珍潜艇被发现位于反鱼雷网外部,这正是试图逃跑的X-7号艇。“提尔比茨”号上的防空炮开火,炮弹倾泻而下,并且Z27号(埃里克·斯坦贝克号)和Z30号驱逐舰开始投掷深水炸弹。此时,通往围网的水栅门已经关闭。


德国海军的Z27号驱逐舰,后来其用深水炸弹击沉了X-7号微型潜艇。


德军Z30号驱逐舰,“水源”行动当天它为“提尔比茨”号提供护航。


在7时30分左右击沉了靠近“提尔比茨”号的X-6号艇后,舰长梅耶意欲让战舰尽可能快地出海以避开任何危险。潜水员准备检查安放在舰体上的水下爆破弹,并且发现一根引线缠绕住了战列舰的船底。然而目视到处于防鱼雷网外的X-7号艇后,使得舰长梅耶改变了他的计划(意识到这时峡湾中充满了潜在危险),并且他无法得知攻击者是否用鱼雷还是用水雷实施攻击。此外,“提尔比茨”号还需至少一个小时才能出航(采用蒸汽轮机推进的大型战舰启动引擎时速度很慢)。因为X-6号艇被发现位于“提尔比茨”号的左舷,因此其舷侧有可能被放置了爆炸物,而此时巨舰的右舷已经下锚了。总之,目前要使“提尔比茨”号快速机动以逃避攻击是不现实的。


“提尔比茨”号战列舰的第三任舰长---卡尔·梅耶海军上校(左)。


8时12分,发生了两次剧烈的爆炸,几乎是同一时刻进行的,“提尔比茨”号被冲击波甩出水面数英尺高,结果造成了相当重大的损伤。所有的照明电路和大多数的电源供应失效,并且军舰轻微向左倾斜,第2号发电机舱进水,其它相邻舱室也一样。数分钟后,第二艘袖珍潜艇(X-7)被发现在水面航行,遭到“提尔比茨”号上船员的猛烈射击。之后,该艇被Z27号驱逐舰施放在附近区域的5枚深水炸弹击沉。


8时43分,英军另一艘潜艇也被发现,其位置在离“提尔比茨”号舰艏左舷592米外。舰上搭载的重型和轻型高炮一起开火,数发炮弹命中了正在潜航的小艇,也许给它造成了损伤。2分钟后,一艘驱逐舰在该片海域投掷了5枚深水炸弹。


损伤对于“提尔比茨”号是致命的。其舰底开裂,船体下部到排水管的区域压弯和扭曲。第2号发电机舱进水,并且所有其它的电力发电机受到剧烈冲击,以至于舰上的电力中断长达2小时之久,这显著阻碍了锅炉的启动,从而使“提尔比茨”号无法马上出海。许多机械遭受震颤的影响而失效:推进器上的螺旋桨不能旋转,A号和X号主炮塔从辊道上脱落,导致暂时失去战斗力。两座防空炮被卡住了,测距仪和火控设备严重受损,雷达也无法工作了。2架军舰搭载的水上飞机被重创,且左舵失灵。


2艘电力补给船(“卡尔·荣格”号和“瓦特”号)驶来援助“提尔比茨”号,后者当天下午从兰格峡湾赶到事发地点。9月25日,德国海军参谋部决定,且经过了元首和海军最高司令官(卡尔·冯·邓尼茨海军元帅)的同意,对“提尔比茨”号的修理将在北部港口进行。但令英国人庆幸的是,这艘巨舰再也没有完全恢复战斗力了。


二战德国第二任海军总司令---卡尔·冯·邓尼茨海军元帅。其对潜艇的指挥有着惊人的敏锐才能,但在大型水面舰艇的使用上却认识不足。


X-10号艇花费了整个22日的白昼时间在托梅尔后姆下潜,以努力修复它出现的故障。到第二天日出时,它仍然没能解决问题。哈德斯佩斯意识到用他有缺陷的潜艇攻击警戒中的敌人无异于自杀。9月22日下午6时,X-10浮出水面,并开始了它返航的旅程。该艇于23日晚上11时整到达集合地点。一天半后,哈德斯佩斯麾下的潜艇机动至该区域,下潜和出水,试图与拖拽小艇的母艇取得联系,但是没有成功。9月25日4时30分,他向桑岛峡湾航行,其沿着外莱帕乔德的海岸一直航行到黄昏,在那里X-10的艇员进行休整和清理。但是,由于一场剧烈的狂风到来,因此受重创的X-10被凿沉,不过艇员已安全转移。


反映“提尔比茨”号遭受英军X型袖珍潜艇攻击而被重创的油画。


英军袖珍潜艇实施的第一次偷袭“提尔比茨”号战列舰的行动就此终结了。6艘出发的X型艇没有一艘返回。X-5神秘失踪,3名X-9上的艇员在进攻途中损失,X-8在凿沉时无人伤亡。X-6和X-7号2艘努力攻击“提尔比茨”号的微型潜艇中,6名乘员损失,另外6人成为战俘,但是战后安全地回到了祖国。X-10号艇在返回母港的途中被凿沉,艇员成功逃离。总而言之,“水源”行动虽然失败了,但是为最终消灭“提尔比茨”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即使时光荏苒,历史也将永远铭记这次意义非凡的作战行动!


位于挪威特隆姆瑟的维塔姆上尉(X-7号艇的乘员)的墓地。




欢迎搜索ID:qqmiljwt
或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
腾讯军事讲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