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旅日散记》:我眼中的日本.

王小杨的不期而遇2018-10-01 11:05:14



HAPPY NEW YEAR


    

《游日散记》


        笔者记:本想写一篇游记,然而写着写着,事无巨细,竟像了篇旅行攻略。

正文:

        平安夜,赴日旅行,临行前,阴差阳错地带了一本白先勇先生早年作品《台北人》,提到台湾,提到日本,想到战争,想到赛德克巴莱......

        南通到日本不过两个钟头的行程,一觉醒来,映入眼帘的便是日本的海了。碧蓝色的海水安静无声,天空澄澈,有飞鸟,并恰有一艘白色的快艇驶过,留下一道美丽的弧线,心情自然是大好的。

        下机后,日本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海风味。夜色下的日本沉静抑郁,让人提不起精神。妻说,日本的晚上也很黑嘛!什么都看不见!突然觉得她的话又好笑又有些诗意,可不是嘛,黑夜到哪里都是黑夜啊!

        早就听闻过日本的酒店极小且贵,以700元左右的价格只能住上相当于国内70块钱的宾馆,故而旅行社特安排了较为偏僻的酒店,这次入住的大阪花园酒店便还不错,虽约莫十来个平方,但入门有小客厅、洗手间、晾衣间、料理台和卧室,功能齐全,设计合理。引客入住的服务员是个老阿姨,虽年届半百,但穿着干净,待人客气,英语熟练。全程微笑,点头哈腰,已经成了她们的招牌——但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入住后,去了酒店附近的料理店吃晚饭。日本的诸多文明受到中国的影响,我们所知道的比如日本的“大化改新”就是学习中国唐朝,所以在日本,中国人可以较为自如。比如说,饭店的名称就是中文字,叫“水军”,字面意思就是吃海鲜的店,建筑风格也是中式古建筑风格,亭阁林立,古色古香。店铺亦很小,但人气颇高,稍晚去也要排队。日本人谈笑风生、抽烟喝酒跟国内无异,然而就是多了那么一份“得体”,人们的声音压得很低,尽量把想要表达的情感用肢体语言、面部表情呈现,以免影响到隔壁人家;觥筹交错也很有分寸,碰杯要的,但声音很轻,抽烟的很少,要到特地区域才行。服务员点菜、上菜都是跪地服务,我几次笑着让他“免礼平身”,他都婉拒了,在他们看来,这是他们最基本的服务要求。日本料理不是我的菜,相信也不是大多数国人的菜,无非是生鲜刺身,辅以生抽芥末,或者辣椒粉之流,偶尔一口颇为鲜嫩,多食则嫌寡淡了。最终,我靠着一杯生啤和一碗酱油拉面得以抱腹,实乃幸哉!日本饭馆里基本没有热水(除非客人提出要求),中国人也只好入乡随俗喝冷水、冷饮。“水军”是可以用银联卡或者中国的支付宝结账的,结账时服务员会反复与客人确认金额,然后鞠躬致谢,送出门外。

      出门后,雨更大了。平静的街道,车子不多,道路狭窄,即使只有三米两米的路口亦有交通信号灯,往来的车辆人群都会自动遵守,不会“嫌麻烦”。去酒店大堂买了一把白色的塑料伞,花了500日元,之后去逛马路,遇到超市,妻子就会去里面看看伞的价格——大多数国人都会做的一件无聊且无意义的事——让她失望的是,每家店的价格都惊人的一致。后来我们也才知道,在日本商品的价格大多是透明且有严格控制的,比如一件商品,在便利店卖10块钱,在加油站也是10块,在景区、高速服务区也基本不会涨价,所以,大可不必价比三家。

        日本人很聪明。他们发明过很多我们生活中不能离开的玩意,比如方便面、速溶咖啡,还有拉链、卡拉OK、味素(味精)、笔记本电脑、汽车导航、干电池、电饭锅、vcd、自动铅笔等等等,所以大批的国人到了日本,并非去观光(实际上想去观光的人大都会失望而归),而是去购物。然而日本人的聪明不止于发明了这些玩意,他们基本上会把本国最精品的东西都留在国内市场,大多供国内人使用,而把二流、三流的同类商品卖给外国人。比如一位同行的女士在日本银座商场买了瓶Dior化妆水花了700元,而在免税店却只需要380元,同样的牌子同样的型号,但并不是同样的成本,差别在水质、在制作工序等方面,他们把700元的这种商品叫“国内版”,把380元的这种商品叫“国际版”,这种差别对待几乎表现在所有商品中,而这些都是日本人的精明。这种精明可能来源于教育,或者文化氛围,当然应该也有食物的功劳。他们喝的牛奶果汁非常的优质,吃的深海鱼类非常的挑剔,食品安全从来都是最起码的标准,基本不会出现食物中毒事件。因为基本上一个饭店如果出现过食品安全问题,它的结果必然是被曝光后关门大吉,而且法律会限制它的主人再次开店。

        日本人很敬业。旅行社包了一辆大巴车供我们使用,大巴司机是位中年男子,平头净面,戴眼镜。每日到了指定地点,游客下车时,他会拿出记录本详细记录时间地点和下次出发的时间地点,在等待我们游览购物的过程中,他会打扫和检查车辆,绝不会像中国老司机一样三五成群地打牌、聊天(其他司机也一样),他们把自己的车子打扫得一尘不染,甚至轮毂轮圈都锃亮如新,每次归来上车时,车子里空气清新,温度适宜,绝不会憋闷。而就是这样一辆看起来就像八九成新的大巴车,实际上已经跑了八万公里了。车子的干净除了司机每天清洗,还得益于日本空气的清新和道路的整洁,基本上路面上跑的车子,我观察良久,仍找不出一辆脏脏的车,甚至于垃圾车、运输车都一样得干净,真让人敬佩!然而,就是这样敬业的司机,拉的一车游客,没有一次全部准时上车,每个行程都会因为几个人的各种理由而拖沓延迟,而那几个人也绝对固定,这是国人的特色,我并不避讳。

        日本人很有素质。首先,除了部分右翼人士,大部分日本人对中国人非常热情,他们会热情到殷勤地为你指路、解答疑惑,甚至会帮你拍照,用自己的宠物来配合你拍照。同行的一个小男孩,下了飞机以后,在大巴车上不敢下车,对家长说:“我不要下去!我怕鬼子要杀我!”他严肃且焦虑的表情显然不是装出来的,我也感到恐惧,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究竟要怪谁呢?其次,日本人讲卫生。日本的大街小巷非常干净,墙面屋顶都没有污垢,但路边上根本没有垃圾桶,所以他们随身都带着垃圾袋,回到家以后再把制造出来的垃圾分类处理。吸烟必须在特定场所,且烟税很高,路上抽烟的极少。他们穿着讲究,上班族基本统一都是西装套装,尽管已经数九寒冬,他们仍然如此,女士很多还是短裙套装,然而他们可能大概并不冷。再有,日本人很有秩序。他们走在路上,无论宽窄,讲究靠左走(部分城市相反),人多了不会有人乱穿,所以效率高。开车的司机人人遵守交通秩序,在日本七天,我没有听到过司机按过一次喇叭,中途问司机是否有禁鸣规定,他说不是,是因为不需要按喇叭!我没有见到司机插队、加塞,也没有见识到一次车祸,日本的马路窄得要命,车子多得不得了,却很少塞车。

        日本人很富有。直观而言,富有主要表现在消费高。自由行期间,一人出去坐地铁,半小时的路程,要花上40-5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如果每天上班坐地铁来回,要花去100多块。路边摊吃碗面(中华料理酱油汤素面),至少也要40元人民币,吃碗生鱼丼(即生鱼片盖浇饭)要100元以上,星巴克、必胜客就是最便宜的吃食了。小店铺里琳琅皆是国际大牌箱包,国内置之高阁的奢侈品专柜,在日本东京、新宿等商业圈的小铺子里比比皆是。出租车,大多是丰田皇冠或者英菲尼迪,最差的我见过是马自达阿特兹,当然打车价格颇贵,随便出去几分钟,几百块就走完了。日本街头开的车子大多都是本土车型,丰田、本田、日产最多,当然价格与中国有差,比如一辆丰田阿尔法商务车在日本只卖二三十万,然而在日本买车,据说先要买所谓停车许可,也就是说你必须先有停车位再有车,所以成本也很高。日本的水果蔬菜很贵,苹果在超市里大多论只卖,一只十几元左右。草莓一盒八只一百元以上,量少价高,怀念祖国。据导游介绍,日本的家庭几乎家家都有营养师,他们的吃喝都有其计划,故日本的胖子不多。

        日本没有小偷。这是导游很自信的一句话。导游姓赵,在日本生活了十五年,是个哈尔滨的小伙子,娶了一个日本姑娘,生了三个孩子。三个孩子,我们问他,这样在日本这种高消费的国家,不会被压垮么?他笑着说,并不会。他的孩子的“工资”比他自己的工资都高。因为日本现在老龄化、少子化现象十分严重,国家推行了各种政策鼓励国民生育。比如现金奖励,他说有的城市给生孩子的人家一户补贴五六十万(人民币),他自己家三个孩子的奶粉钱、纸尿裤钱都是国家报销,甚至在中学以前的孩子,医疗全部免费,这是整个日本的政策。他说,在日本的学校,是没有所谓”爱国“教育的,很多中学生甚至根本不知道在任的日本首相的名字,他们选举领导,都是选举那些能够切实带给他们民生权益的,如果带不来,就下台。

        由于路感不佳,我选择了跟团游。省却了路途的繁复周转和较高的交通成本,自然开心,然而跟团游难免有诸多不适。一是走马观花,不得要旨。导游带着我们七天内周游大阪、奈良、名古屋、东京、千叶等等十余个景点,每处一个小时左右,其余都在坐车,每每是去一个地方,走一个来回,拍完照片时间就到了;二是人员混杂,鱼龙难处。团里三十人,有的单身而往,有的拖家带口;有的素质低下,毫无时间观念,每每迟到却不以为意;有的文静口讷,有的却污言秽语,脏话连篇,不顾男女老少在场,狂谈日本风俗店种种,所以跟团时极容易出现负面情绪,影响出行质量;三是行程固定,不能自主。跟团游日本,对于初次赴日的,算是利大于弊,然而想要深度游某一两个城市或景点,万不可跟团。

        日本有其美好,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地方。但也有不好,比如日本右翼反华势力,在大阪城公园,就有职业的反华者拿着收音机大声播放反华言论;在东京街头,更有站街男女宣传。日本人比较轴(他们认为是循规蹈矩的品质),比如去买份麦当劳,买了薯条,要给蘸酱,一种甜酱,一种辣酱,在国内我们可以说两种都要或者随便,日本人不行,你必须选择一种,遇到语言不通的时候,你就只看见他摇头了。日本人亲情淡泊,没有烟火气,绝见不到邻居之间温暖寒暄,见不到三五成群聊聊家常,喝酒聚餐时桌子上寥寥几盘小菜而已。男人们家庭观念淡薄,上班族晚上下班后基本都要喝一杯,深夜醉酒回家,一天的工资的一半都能花掉,他们的生活节奏快,属于高度现代化的生活思维,所以我们有时候说,他们生活在资产阶级的水深火热之中。

        回国去机场的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坐在车上往外看,苍山远黛,树木成趣,乌鸦在路边的树上嘎嘎叫着,突然想到了鲁迅先生的《药》里那只盘旋的乌鸦,心内顿生苍凉。旅行是寻找快乐和差异的,如果旅行并不快乐,与家里并无不同,那么旅行就没有意义了。

        回到国内,下了飞机,在托运行李领取处,我就被拥挤混乱的人群挤到了墙角。上了巴士车回家,车上弥漫着上一车客人留下的热切的口气,令人窒息。司机开车极猛,只要前面有空档或者前车稍微慢了一些,司机就像玩打地鼠游戏一样地按喇叭,巴士车喇叭极响,车上疲惫地旅客根本无法休息。想倚靠在车窗边看看风景,但由于车窗上都是泥斑而作罢......

        艾青有诗,“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我也一样,我深爱我的祖国,深爱它的地大物博和千年文明,所以我会感到不安,对于现状感到失望(就像贾樟柯)。马东也在某访谈中谈到了他现在乐天娱乐派的作风,并说自己是“底色悲凉”,这算是一句很高级的话,也就是说他明知道自己这样并不是他的本心,他是忧国忧民的,他想去做一些事情提高国民文化素质,只是感觉无法改变世界才选择妥协,选择适应,选择做《奇葩说》。我不敢苟同,我认为这是他在找借口。诚然,我们力量薄弱,于国于民,我们都微不足道,但试试一切从个人做起,比如认真遵守交通信号灯(是认真遵守),身边的人,三三两两也会被你带动。

       我不认为社科文化无用,也不承认写作无价值,因为它们客观且必然影响着一些人,或是一个,或是两个,都可以。

2018.1.1上午

(注:如有意将赴日者,疑问的,可以留言或私聊。)


元旦快乐